融通古今中西,創造新時代的新文化

時間:2019-10-16 15:14:48 字體設置

在古今貫通的宏闊視域中,如何更具歷史和現實感地處理歷史中國與當代中國、古典傳統與現代傳統的關系,成為新時代文藝工作的核心命題。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10月15日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為創造新時代的新文化提供了精神指導。眾多文藝作品嘗試融通古今中西,以宏闊的文化視域處理紛繁復雜的時代經驗,文藝評論也努力以具有中國思維和中國風格的理論話語觀照層出不窮的新的文學現象。

以古今融通的文學視域書寫新時代

新時代,如何從世界文化的總體格局重新定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當代思想和社會生活的內在關系是推動文化繁榮發展的重要內容。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代中國是歷史中國的延續和發展,當代中國思想文化也是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傳承和升華,要認識今天的中國、今天的中國人,就要深入了解中國的文化血脈,準確把握滋養中國人的文化土壤。傳承中華文化,絕不是簡單復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為今用、洋為中用,辯證取舍、推陳出新,摒棄消極因素,繼承積極思想,“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亦即扎根于新時代新的思想和生活經驗,在融通古今中西優秀傳統的基礎上,創造與新時代相應的新文化。

師法古典卻不泥古,學習西方而不失中國文化本色,是文化視域古今中西融通的要義所在。對此,賈平凹和陳彥的寫作可作參照。自20世紀90年代初至今,賈平凹多部重要作品包含著融通柳青以降的革命現實主義傳統和中國古典傳統的獨特品質。既有扎實細密的寫實筆法和濃重的現實關切,亦有虛實相生、氣韻生動的抒情境界。而以古典傳統所開啟的人世觀察為視域,表達其對20世紀歷史與現實的觀察,乃是賈平凹作品闊大境界產生的重要原因。剛剛斬獲茅盾文學獎的陳彥深度關切豐富復雜的社會生活,他的作品全景式地展現宏闊時代的生動畫面。無論《主角》還是《裝臺》,均有師法古典傳統所開啟的新的境界。《主角》在總體性的宏闊視域中處理改革開放四十年間中國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以憶秦娥四十余年個人的生命遭際為中心,旁及不同職業、各色人等豐富復雜的生活面相。即便面臨生活世界的諸般困境,憶秦娥終究以儒家式的精進姿態承擔起個人的社會責任。這無疑是新時代奮進的“新人”形象的基本特征。

以中國話語觀照文學經驗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高度肯定文藝評論褒優貶劣、激濁揚清,營造風清氣正的文藝氛圍的重要價值,并指出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時代價值和現實意義。具體落實到文藝評論,便是走出西方文論話語的窠臼,在融通古今中西的基礎上建構文論的中國話語,以應對新的文學經驗。

百余年來,受制于今勝于古、西優于中的思維局限,西方文論成為文學觀念的核心。而隨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傳承與弘揚,此種文論視域已然無法闡釋新的文學現象。

以境界、虛實、氣韻等經過創造性轉化的中國古代文論的重要概念、范疇為評價視域,便可以理解賈平凹的《老生》中援引《山海經》重要段落的寓意,以及《山本》中的自然境界如何構成了賈平凹歷史和人事觀察的緊要處。亦可深入發掘陳彥《主角》中以儒融佛與道的會通思路及其意義,進而明了以《紅樓夢》為代表的奇書文體的寓意筆法如何拓展了《主角》的審美表現力。唯其如此,上述作品所蘊含的復雜寓意及其之于當代文學賡續古典傳統的典范價值方能得到充分認識和恰切評價。而進一步建構融通中國古典傳統和現代傳統的更具包容性和概括力的文學史視域,是新時代賦予文藝理論工作者的重要歷史使命,具有值得深入探討和傾心實踐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楊輝 作者系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秘書長)

打 印】【頂 部】【關 閉 來源:陜西日報  編輯: 趙蘊清
湖北快3走势形态一定牛